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天乐的博客

由来富贵原如梦,未有神仙不读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  

2014-05-15 16:49:03|  分类: 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马痴语


     话说这雪落漠野万壑平,残月遁云中。且听那寂寥洪荒唱大风,乌骓咴咴鸣。直惹得,樵楼上,更鼓儿乱敲,宿鸟儿就惊,佳人梦难成。思想起,半生踏遍天涯路,四方抛洒俺嘶鸣,风入四蹄轻。食些个枯草,宿些个老营,夏天里喘落满天星,冬日间热汗凝为冰,何暇看闲花野草?几曾有对月酩酊?数不尽的荒村驿站,解不脱的鞭辔缰绳。不记得来时路,疏淡了故乡情,任人笑痴傻,凭人说魔症,便是骂俺骚狂背后冷,俺也是淡淡一笑耳边风,惟叹路不平。虽说是,千岩万壑雨不定,秋云起处响暮钟,笃信那,明儿天有晴,前边儿正是杏花闹熏风,柳暗花又明。不改这般歹症候,夜夜续演旧时梦。何妨再淋些个豪雨,情愿再迎着朔风,做一个好情种,明明白白一个死硬,万里抖长鬃。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马最精致的部分,是马腿。这是水墨画家见笔,见骨法,见功力的地方,要用中锋来写,不能有半点儿犹豫和凝滞。骏马亮开银蹄四腿翻飞,有钢琴家四手联弹的韵味。速度与节奏在马腿的飞动间变幻无穷。雄健的马腿肉里裹铁,膝与蹄的转折处优美得要命。征途全在腿上。不论奔跑跳跃,马腿永远是行动有序的。我仔细研究过一些大师画稿,发现竟有画中两条右腿抬起,两条左腿立着的,这马顺了拐,别说走了,站也站不住,非倒下去不可。马的野性,驯良,矫捷,优雅,高贵,挺拔,都凸现在精致的腿上。骏马四蹄叩地,有打击乐的美感,一匹马是一支钢鼓乐队。有时上去,像是山川大地跳起来迎合马蹄。蹄声时如惊风,时如疾雨,时如砧上铸打剑器。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马身上最美妙的饰物来自天然,是飞扬的鬃毛和抛举的马尾。马随风撒开鬃毛,白日织着阳光的金丝,夜晚连着月光的银线。红鬃如烈火,白鬃如流云。马鬃扬起来,像罗带当风,又似行吟诗人在疾走,太潇洒了,太飘逸了,太有表情了,太有内容了。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当然,说到马的美轮美奂,也不能不说到马的脸。马头是瞻,这话不错。奔跑中马头微微扬起,无限自信。可是当你与它对视,总是发现它的眼睛里有某种忧郁,有很多难以言传的东西。它天性内向,喜怒不挂在脸上,更显其坚忍与坚韧。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再说马的嘶鸣,其实,马难得嘶鸣,偶尔鸣叫起来,声音短促,语言简练。几声对于艰辛旅程或生死沙场的感叹之后,戛然而止,把许多许多的话都咽回到肚子里去。为此,马也就愈发地可人疼,可人爱了。走兽部族里,独有骏马的嘶鸣,那发自肺腑的颤音,是生命的短歌,让人振奋。其他,狼嗥是哭嚎,虎啸是恫吓,驴的叫声是无奈的瞎嚷,情场失意,为赋新诗强说愁。至于牛,偶尔也会“哞”地叫一声,简直粗笨得快要失语了。羊呢,咩咩,咩咩,不管颔下生了多长胡子,也还是奶声奶气地叫“妈妈”,太孱弱,总是可怜兮兮的。马无疑是兽类部落中形体最优美、最匀称的。法国皇家御花园总管布封,曾经做过一次以理服人的比较。与健美冠军骏马相比,驴子太丑,狮子头太大,牛腿太短,鹿尾太秃,骆驼畸形。的确,牛是一脸呆相,驴子是一脸蠢相,羊是一脸的“小可怜儿”。那些个头很大的家伙,犀牛,大象,河马,则全是混沌肉团,未开发,未开窍,无形无神。独有骏马,扬鬃奋蹄,神采飞扬,形神兼佳,堪为天地之间的精灵。


 

老马痴语——作者老韩 - 傻乐 - 成天乐的博客

 

《卜算子》一首:
    椽笔走风雷,
    带醉写乌锥。
    口衔楚铁铁未锈,
    千载蹄声碎。
    折戟如断苇,
    空盼项王归。
    马鸣乌江夜半时,
    魂魄应相随!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