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天乐的博客

由来富贵原如梦,未有神仙不读书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与 谁 同 坐  

2015-10-20 12:09:31|  分类: 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我一直是把苏州当作江南的象征的:太湖上飘散的芦花,冯梦龙笔下杜十娘凄楚的泪眼,桃花坞里唐寅生动的画笔,寒山寺悠远的钟鸣,参天的古树,葱翠的花草,清澈的湖水,绿油油的芭蕉。一切都有种雨落残荷、暗香浮动的水气。 
          中国园林是一种精细的艺术,欣赏园林也就是去发 现精微。在始建于明代、为我国四大名园之首的苏州拙政园里,在长廊西侧一泓池水的隔岸处,有一座颇为雅致的小筑,名为“与谁同坐轩”,它的白壁上有联:“江山如有待,花柳更无私。”这名字起得别致,令人不由得凝想。想来,“与谁同坐轩”的轩名该取自苏东坡《点绛唇?闲倚胡床》词:“闲倚胡床,庾公楼外峰千朵,与谁同坐?明月清风我。别乘一来,有唱应须和。还知么,自从添个,风月平分破。” 
          可见,这个小轩是用来闲坐赏月之用的。潇洒至极、雅兴十足的诗人,独个闲坐,伴着清风明月,思绪驰骋万极,享受大自然的赐予。这种姿态是苏东坡一贯的生活态度,也是他在《永遇乐》里所描绘的“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清景无限”的人与自然相得益彰的那种情况。想想苏东坡那个时代,真是一个诗意的时代啊!三五知己好友,飘飘而至,团坐于黄昏灯盏里,把酒言欢,吟诗作对,谈古论今,那该是何等惬意。抬头明月,清风徐来,相共与语,怡然自得,这情景与《前赤壁赋》中所袒露的人生态度是一致的,那就是:“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,是造物者之无尽也,而吾与子之所共适。”在这个独自的天地里,作为自然之子的个人并不感到寂寞,面对大自然的无私馈赠,物我两忘的境界升华了人的情感,在大自然中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寄托。 
         看中国的历史,文人应该看作是一个异类。虽然历来不缺少淡泊仕途的文人,但更多的是历尽仕途风雨和宦海浮沉感到身心疲惫者,要顺着回家的路去做泽畔的渔翁,去领受清风明月。他们的隐逸,绝不是要真的去种豆南山、寒江独钓,不是隐居在深山里,而是追慕陶渊明、嵇康、阮籍一类人的魏晋风度,把自己内心的精神世界,物化成一个精神绿洲,生活淡泊和谐又富有文化情趣。 
         “心远地自偏。”真正的宁静在于心。人是最耐不得寂寞的动物。人的寂寞,有时很难用语言表达。王家卫的《春光乍泄》里,两个人的感情纠缠着,最终找不到对方,无法重新开始。录音机里男人压抑的哭泣,被风一吹就散了。千言万语从何说起?寂寞有时是没有来由的。就像走在熙熙攘攘的都市街头,你有时会觉得好像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所有的喧闹声都从远方传来。你确确实实在人群之中,可又游离于人群之外,于是,就禁不住黯然,清风明月,与谁同坐呢? 
         与谁同坐?谁能与我们同坐,我们自己又能与谁同坐?这般心境,能否容我们在万籁俱寂的时候小憩、静坐、默对?在这天地之间,在这人欲横流而又开放的社会中,我们怎能不问:我们与谁同坐,与谁共语,与谁同行? 
         记得看过一文,说的是“扬州八怪”之一的金农。这位杰出的艺术大师,一生穷愁潦倒,晚年流落扬州,借宿扬州的西方寺鬻书卖画度日。谁能想到,这样一无所有、在窘境中挣扎的金农,竟有一《荷塘忆旧图》闲情小品。画面缀满茂密的荷花,清新明丽。空白处,金农题自度曲一首:“荷花开了,银塘悄悄。新凉早,碧翅蜻蜓多少?六六水窗通,扇底微风。记得那人同坐,纤手剥莲蓬。”同坐的那人是谁?纤手剥莲蓬的细节能让大师铭记,那人定然不俗。可画面上荷叶连接碧水远天,长廊,栏杆,空寂无人,只有清香四溢的荷静默无言。 
        或许,人生中有些瞬间,有些情感,是只可意会却不可言传的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